·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從“惜字庫”看納溪合面教育的傳承

文章來源:川南在線 更新日期:2018-07-27 17:47:17

  早就知道瀘州市納溪區境內有兩座惜字庫,但一直不知道它們身在何處。近日,納溪區作協應合面鎮新正村委會主任林忠良的邀請,有緣一睹了惜字庫的真容。

  在林主任的帶領下,首先參觀了該村的特種養殖和千畝茶山。在返回的路上,林主任又說帶我們去參觀他們村上的古跡---九龍寺。

  從新建的鄉村公路登上一段石階,遠遠便看見了一座殘破的古廟,離古廟門口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一座亭亭玉立的古塔。走近一看,塔的中段橫寫有“惜字庫”三個楷書大字,左右一副對聯:灼罷香成篆,歲時字貢祥。

  啊!這原來還不是一座普通的塔,而是一座造型似塔的惜字庫。

  惜字庫的正面對著九龍寺二殿大門,塔的底層端坐是文昌君,中層為焚字庫,上層的浮雕為魁星點斗。
關于魁星點斗,有這樣兩個說法:

  一是傳說魁星是個才子,曾連中三元卻因貌丑驚嚇了皇后,被亂棍逐出皇宮,憤而跳入東海。玉皇深憫其人,乃賜朱筆一支,命其掌管人間科舉文運;

  二是魁星高中進士,在殿試之時,皇帝見他跛腳加麻子,就問他為什么臉上長了這么多斑點?魁星答“麻面滿天星”。皇帝又問他的腳為什么跛?魁星又答“獨腳跳龍門”。魁星的對答如流使皇帝龍顏大悅,高興之下就點了魁星做了狀元。于是,天下的讀書人都供奉起“魁星爺”來,以便圖個吉利,使自己也好高中狀元。

  圍繞塔身的字跡有些風化,細讀尚可辨認。塔的側面刻著:僧明亮等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置買楊姓田地一殿,用去金一百八十余兩,載糧七分七厘,永遠為記。另一側刻著參與者的姓名。

  至于惜字庫的來歷,從百度得知:惜字庫因造型似塔,又稱惜字塔,亦稱為惜字樓、焚字庫、焚紙樓,是中國古建筑中一種特殊的形式,是中國獨有的“尊重文字、惜字得福”文化習俗的物質載體和傳播媒介,是古人“敬惜字紙”理念的體現之一。它將焚燒字紙的實用功能和“敬天惜字、祈求福祉”的精神功能相互結合,對華夏民族傳統的道德觀念和社會風尚的不斷延續和傳承起著重要作用。

  受古代科舉制度影響,古人認為文字是神圣和崇高的,寫在紙上的文字,不能隨意褻瀆,即使是廢字紙,也必須誠心敬意地燒掉。惜字塔依史料所載始建于宋代,到元明清時已經相當普及,它通常建造于場鎮街口、書院寺廟內、道路橋梁旁邊,有些大戶人家亦在自家院內建有惜字塔。

  合面鎮的這座惜字塔就建在九龍寺的廟門前(另一座在該鎮的杏花村)。

  九龍寺依山勢建在合面與大渡口鎮交界的冠山山腰,從現成的遺址可以看出,九龍寺為三重大殿,規模宏大,現有殘存的四龍四鳳石刻及其他一些浮雕。

  合面鎮地形似云貴高原的壩子,四周為山,土地肥沃,水資源豐富,為周圍鄉鎮少有的魚米之鄉。“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耕讀傳家”,就成了合面歷代“小康人家”孜孜不倦的追求。

  據《納溪縣志》記載:宣統元年(1909年),合面場就開辦了“官立高等小學堂”;民國初年,設“縣立女子師范學堂”一所,并附設女子小學。1916年,全縣僅兩所高、初兩等小學,縣城(安富)和合面各一所。民國時期,合面教學質量居全縣之首,升學率也高,畢業生多考入省立第三中學(江安),敘永中學、納溪中學,不少人還考入大學。1929年,合面還因此受到了省督學贊揚。

  1938年,家住合面鵝公丘、時年僅10歲的王詩輝在合面小學念三年級。某日,原納溪縣參議會參議長蘇華璋到合面完小視學,其時正值秋高氣爽,北雁南飛。蘇參議長心血來潮,口拈一聯“天高云淡,歸雁無聲一只兩只三只”,命學生們作答。一會兒,學生們的下聯交了上來,蘇參議長選中一聯,對的是“月白風清,秋蟬低吟朔日望日晦日”,這一聯正是王詩輝所作。蘇參議長點出那個扎小辮子、名叫王詩輝的的女孩,有心考她一考,又出了一題“天作棋坪星作子,這盤棋誰來下?”,令在場作陪的校董、鄉紳們不禁面面相覷,暗中為她捏了一把汗,一時間,課堂上鴉雀無聲。在父親和老師幾番遞過鼓勵的眼色之后,王詩輝清脆地答道:“地作琵琶路作弦,那張琴我來彈。”

  王詩輝的對答,既中規中矩,又充滿自信,不禁令蘇華璋心中暗喜。在中午的宴會上,他當著滿桌的人向王詩輝的父親提出愿與他結為兒女親家。然而,王詩輝拒絕了這門看似光鮮的婚事,選擇了投身革命。

  上世紀三十年代,留學法國的朱曦門(合面人,曾當選國大代表),也曾受王詩輝的父親王稷輔的資助才得以成行。也就是說,早在距今八十多年前,離縣城最遠的地方就出了納溪第一個留學生。

  不僅如此,更難得的是合面師資力量初中,從圖中我們可以一目了然,就是在七十多年后的今天,也是難得一見的。

  至于私塾,在合面鄉場更是星羅棋布。因此,可以這么說,合面鎮的教育教學質量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開始,三十余年來一直雄踞納溪之首,是有其淵源的。

  從上世紀八十年起,合面中學初中考上師范學生連年上升,吸引來了周邊地區的不少學生。一間普通的教室里坐上七八十個學生是常態,有的教室甚至坐了上百名學生,坐在中間的學生基本上是只有等到放學后才能離開教室。

  那時,學校是沒有學生宿舍的,所有需要上晚自習的學生都只能自己想辦法解決住宿。晚自習后,合面場的周邊就出現了一道難得的景觀,如果站在高處俯瞰,就可以看到這樣一幅畫面:以合面場為圓心,周邊的主要道路上,一路路的燈光由短到長,向外延伸,慢慢消失在茫茫暮靄中。

  這個景象,一直持續到合面鎮學校辦學條件的改善,才慢慢消失。

  改革開放以來,合面中學升入師范或重點高中的學生用車載斗量來形容,一點也不過分,學校的多屆領導也因管理有方而上升到了更高的管理層面。

  如今,合面鎮已被納溪區委區政府定義為“教育名鎮”,也是實至名歸。(牟亞林)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期六和彩特码资料